betway必威体育_betway_必威体彩投注网站
  用户名: 密码: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天气预报: 全文检索: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当前位置:红网新宁站 > 崀山家园 > 崀山文学 > 散文 > 内容阅读
吃肉的日子
 www.langshan.gov.cn 中国崀山网  2019年03月17日

  猪肉,湘南的方言叫“叭叭”,就是上下嘴唇咂吧的声音。在全民贫穷困苦的儿时,除了逢年过节,一个月也难得打一次牙祭。能够痛快地饱食一顿叭叭,成了多数人可望不可即的奢望。旧时几乎没有胖子,人们个子也长不高,都是干瘦干瘦的,一脸菜色。人们的理想是“富得流油”,“肥的流油”。有油有肉,那才是人们心中最贴切的富裕。

  身边的好多人都?#19981;?#24576;旧,好像小时候的时光是人间天堂。其?#30340;?#26159;幻象,早就没了往昔岁月的烟火气泥土味,更别?#30340;?#36139;困日子里辘辘饥肠。

  一头猪喂到?#38405;?,连毛带皮也就百儿八十斤。那猪皮下一指厚的肥叭叭,便成了食肉者的最爱。在食品站卖肉,你必须加句:“请带点壮的!”营业员才开恩似的不大情愿地少给你切点瘦肉。

  碰?#29616;?#35201;节日或喜事,父亲都会早早地?#37038;?#21697;站割回稍肥的叭叭。母亲则扳?#32982;?#22836;清点有几张嘴吃饭,然后将叭叭?#25351;?#25104;长短厚薄均匀的几块。分好的叭叭加少许水撒上葱姜,用柴火忙炖。母亲擅长做水煮肉,这样做出的叭叭香浓细软,又不会流失营养跟油水。苏轼在《猪肉颂》里就有“净洗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焰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”这个时候,时间是最慢的,那久违的肉香跟热气一起翻腾的时候,我的口水刚咽下去。喉咙里又渗出一股来,再咽再渗,无穷无尽。当然,肉香四散飘逸时,邻家小伙伴也会时不时探出小脑袋,他们的眼睛发着艳羡的绿光,然后又恋恋不舍地缩进家门。

  及至揭锅,我跟妹妹早?#35328;?#38149;里目测,哪块叭叭宽根线,那块叭叭多点膘,都是在出锅前已经相准。硕大的叭叭夹进碗里,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,香喷喷的味道本能的使我想一口气咽下,可理智又提醒我,咽下去就享受不到这份美?#35835;恕?#25152;以,我艰难地控制食欲的冲动,舌尖温柔地舔着,让肉味在口里绻缱,心里充满了虔诚,然后才开始慢慢地咀嚼,油汁开?#21152;?#28385;口腔,我细细地品味,沉醉其中无法?#22253;?,最后才恋恋不舍地咽下去。这才是真正的细嚼慢咽,品味肉韵。

  常年的清菜萝卜坛子菜,肠儿早已生锈。一块水煮肉虽能解馋,却远不足以饱腹。吃到最后,碗里的那点肉汤便成了我跟妹妹争夺的对象。一碗饭三扒两咽,赶快吃完,盛上第二碗饭,手脚麻利的当然毫不留情地把菜碗倒扣在饭碗上。趁其不备,抢先下手我们?#22766;?ldquo;赶呛脚”。没赶上呛脚的只有捶胸顿足,后悔不迭。

  在物?#22987;?#24230;匮乏的岁月里,一顿叭叭能让我们回味好长一段时间,嘴唇也常在回味的唾沫里濡湿润泽。在家乡,每逢大喜大寿,大摆筵席之时,列席的?#21152;?#19968;份肥瘦适中的东坡肉可以带走。当然,分叭叭的都是由年长的有公信力的长者掌筷。而每一次落筷,?#20960;?#30528;数道能察秋毫齐刷刷的目光,其摊分的均匀程度?#19978;?#32780;知。每?#25991;蓋壮?#21435;吃酒筵的日子,便是我跟妹妹望眼欲穿之时。每?#20301;?#23478;,母亲都能准确地说出荷叶中包着几块肉,几段?#39135;Α?/p>

  农村长大的孩子,每年一到冬天,就开始扳?#32982;?#22836;盼过年。因为腊猪脚和猪头肉在这一天是不限量的。农村人?#21015;?#33510;苦一年到头,再怎么穷困?#23454;?,也要倾其所有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。

  旧时日子艰辛,碗里四时难见油花,应时蔬菜清一色红烧。本就小得可怜的年猪,那层菲薄如纸的板油得算计着全家吃上一年。家里炒菜的锅子不像现在的油光锃亮,因为长期缺少油的滋润,锅里都是坑?#27833;?#27964;,粗糙不堪。因为厨房光线昏暗,每次炒菜放油时,爷爷都会用火塘里燃烧正旺的柴头火来照明。一次照明时,柴头刚好燃完,正当脱落之时,一不留神掉到锅里,等爷爷再用柴火照时,那点少得可怜的打?#23376;?#24050;被柴?#22353;?#28908;吸得一点不剩。为此,爷爷被奶奶数落了几天。

  平常的日子里,谁家能够吃上一顿叭叭,吃上一顿长眼睛的菜,那是让左邻右舍很羡慕的事。光看油光光的嘴唇,你就知道人家日子过得富足。邻舍有一很好面子的三奶奶,厨房里常备一块二指宽的肥肉,每次出门前,三奶奶都会用肥肉在嘴上抹一圈,以示家境阔绰。也有好事的老人用?#23601;?#38613;成鱼跟鸡腿的模样,再沾上红红的辣酱摆在碗盘里,他们端着饭碗在乡邻面前招摇而过时,不识机关的局外?#35828;?#28982;只有干咽唾沫的份。

  岁月渐长,鸡?#21152;?#32905;已成?#39029;?#20415;饭。在豆腐当小菜的日子里,父亲?#25925;?#26080;肉不欢。母亲的水煮肉当然?#25925;?#23478;人的最爱,那手掌宽大,近一公分厚的叭叭一上桌,父亲总是第一个先尝。父亲很享受那一咬一个月缺,一咬嘴角两边流油的幸福时刻。因为水煮肉分量足,油水厚,没有我们从小到大的历练,用筷子是很难夹稳的。一次,父亲在吃水煮肉时,叭叭已到嘴边,却忽然打滑,竟然从筷子上溜了下去。父亲情急智生,忽然大腿收拢,那块掉落的叭叭竟然被?#20174;?#36229;快的父亲一下用大腿夹住,那淋漓的肉汁在父亲大腿两侧的裤子上落地开花。想不到手脚懈怠的父亲也有动如脱兔的时候,也许,父亲的潜意识里,母亲的水煮肉是他一生难?#24895;?#33293;的情结。

  作者: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公路局李林

[作者:李林]
[编辑:赵时爱]
[来源:中国崀山网]

相关新闻

版权所有:红网新宁站
主办单位:中共新宁县委、县政府  承办单位: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 [email protected]  电话:0739-4824966
(C)2011 www.langshan.gov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
云南快乐十分中奖图
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官网 山东11选5专家杀号 百人牛牛的数学规律 福建体彩22选2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表 北京pk10破解 上海快三官网 西甲联赛历史总助攻榜 360买彩票靠谱不 新疆25选7开奖号 曾道长透码三中三 甘肃快3综合走势图 58彩票 新手怎幺投注青海快三 ,